寄情戏画 水墨情怀

      分享到:
      2014-12-24 16:47:32

           戏画是绘画艺术中一个重要的“分支”,是绘画艺术与戏曲艺术的综合体,既有戏曲舞台的动作美,又有绘画的形式美。作为我国京剧舞美设计界的元老,李文培先生一生从事京剧舞台美术设计工作,与京剧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因此,他所创作的京剧人物具有独特的艺术感染力,他的戏曲人物画很精彩,笔墨语言在简练中求变化,求丰富,人物形象生动传神,且有趣味。展示了他的绘画天赋与艺术底蕴,以及较全面的艺术修养。

           画以人重  艺由道崇

           “美”始终是画家的追求,以服饰、表情、动作、情感来表现绘画之美,是李文培戏曲人物画成功之处,并形成独特风格。以《孙悟空》为例,京剧中黄色是皇帝专用,因为孙悟空曾经封自己为“齐天大圣”,和玉皇位置一样,所以也身穿黄色。孙悟空的脸谱是一个倒立的红桃儿,红脸缘外边涂金色或银色。欣赏李文培先生的《孙悟空》戏画作品,简约淡雅的笔触就勾勒出一个美猴王的形象,动态十足,似眺望千山万水。李文培先生的戏画就似一扇窗引领观者无限遐想。

           李文培先生曾说过,真,是艺术的灵魂,艺术是人格修养的再现,有平和淡泊的心性,才会用心去作画,志、气、意、趣、神、理才能统一到笔下,才能天机流荡,神意盎然。惟心是求,脱略形迹,才是艺术的极致。高贵的单纯性,平易的伟大,纯朴的人生才是艺术的人生。李文培先生戏画即是如此。如《女起解》(附图)一画,之所以选择崇公道替罪人苏三拿着长枷这一情节,就是为了赞扬崇公道这个小人物的善良行为,可见李文培先生的画“思想多些”。

           水墨梨园  戏画“传神”

           中国戏曲与中国水墨,虽不同名却同姓,都是中华艺术瑰宝,同样具有“写意”之美,“写意”之韵。中国戏曲以简代繁,以虚表实;中国水墨画讲究笔墨变化,空灵大气。李文培先生的戏画,画中有戏,戏理、画理、道理处处相通。他用水墨国画来表现国剧的中国戏韵,愈加发散着独一无二的戏曲水墨艺术魅力,可谓珠联璧合。

           李文培先生的戏画,神韵、戏韵兼具。潇洒的用笔以及灵动的人物背后,涌动着他对戏曲的充沛激情,其绘画表现形式更凸现出对写意精神的孜孜追求。他的戏画,巧心独具地摄取戏曲情节中最富于戏剧性的瞬间,人物形象最具有典型性的定格。笔墨既简练又变形,人物的一招一式、一颦一笑,看似无意,实则苦心。淡淡数笔,却把典型环境中典型人物的身份、性格表现得生动传神,充分展示了中国画写意写心之特点。如《锁麟囊之薛湘灵》是一部集欣赏性和教育性于一体的京剧,其主角薛湘灵的人格极有魅力,让人看了忍不住既喜欢又佩服。李文培先生以大写意的用笔把戏曲“水袖”这一特技展现的淋漓尽致,堪称精美绝伦。李文培先生以极富力度的“翻袖”“甩袖”表达了薛湘灵内心的惊讶,使画面上充满了“惊叹”的情绪,令人叫绝!

           如戏人生  挑灯看画

           戏画源于戏曲艺术,戏画和戏曲艺术是相互依存、共同发展的。李文培先生把戏画的创作作了细致的梳理,他从艺术的角度对绘画题材与绘画语言的关系作了富有意味的探索,李先生的作品生动地纪录了中国戏曲艺术的精髓。由此可见戏曲与水墨的结合不仅带给画家,也带给了观者更多情感和想像的宽度。

           京戏里看、瞟、盯、瞧、观、见、捎、拐……不同的人物,在不同的场合,看人看物,都有不同的分寸、不同的意思。李文培先生将戏画当做一生的课题,他用戏画将戏曲的精神展现出来,把中国戏曲文化与水墨结合得严丝合缝,强调更简练、更大气、更潇洒。如今,李文培先生将国画、国剧、书法合璧,更是将水墨戏曲人物发挥到极致,展现了“三合一”的艺术魅力和欣赏价值,他的水墨戏曲人物传递出了写意独一无二的韵味。


    Processed in 0.250(s)   6 queries

    memory 3.742(mb)